当前位置:平阴新闻网-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宣传教育信息门户网站 > 娱乐 > 正文

“乐队的夏天”鼓手——Hayato简介

时间:2019-07-28 03:00 来源:www.zijin.net 编辑:网编

核心提示

日本人在中国 | 摇滚朋克与平凡力量专访新裤子乐队鼓手HAYATO 大浪漫MegaROMANTIC 写 在 前 面 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我越来越相信这句话了。 在与HAYATO碰面之前,我一直对他的状态充满好奇...

 


 

日本人在中国 | 摇滚朋克与平凡力量——专访新裤子乐队鼓手HAYATO

大浪漫MegaROMANTIC

 

 

 

 

 

写 在 前 面

 

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我越来越相信这句话了。

在与HAYATO碰面之前,我一直对他的状态充满好奇,毕竟自己是新裤子乐队的第一位鼓手。

这个圈子里外国人不多,日本人就更少了,每冒出来一个都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第一次与HAYATO见面是2013年,这个年份HAYATO竟然比我记得还清楚。在新裤子+张蔷「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的专辑首发仪式后台,彭磊向我介绍了这个腼腆的家伙。他说我是过去的1.0版鼓手,当时德恒也在,是升级后的2.0版,那么这个日本人HAYATO就是最新的3.0版。可惜那天后台一片兵荒马乱,大家没怎么交流,三个版本的鼓手合影也没弄成。

我用日语向他问好,他用中文跟我回礼。“这家伙中文不错啊!”——这便是我对HAYATO的第一印象。至于在舞台上,用庞宽的话说:“别看他瘦,但是打鼓有劲,稳准狠,扎实的基本功里还有一丝拙劲,适合摇滚朋克风格,鼓手中的战斗机,小钢炮!”

HAYATO的说话方式很有意思,中文很娴熟,偶尔还会使用一些非常本土化的词汇。我们尽可能还原了交谈时语气的实况,也包括“大浪漫”二人与HAYATO穿插的一些对话。没有过多评论,留给大家自己去想象。

在专访的最后,我们整理了HAYATO从出生到现在的图片时间轴,记录下他丰富的经历。

写在前面:尚笑

结尾的话:尚笑/葵

采访:尚笑/葵

整理/编辑/图片:葵

 

[Interview ON] >>>

1

关于成长经历

尚笑: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鼓的?

HAYATO:受到我爸的影响,3岁就开始学习打架子鼓了,当时脚都够不到(踏板)。其实开始不是很喜欢,但我爸对我的期望很大,上了小学之后还把我送去专门的培训班,不过我经常不完成作业。

我爸非常喜欢打鼓,当时他跟我妈分开时,给我妈提的要求就是让我一定坚持打鼓,那之后我们很少联系了,不过我做了职业鼓手,他应该也很开心吧。

尚笑:来中国是什么时候的事?

HAYATO:2002年高中毕业后来的中国,先是在北京语言大学学习中文。

尚笑:上大学就开始玩乐队吗?

HAYATO:第一次玩乐队是初三,学校办演出,那是我第一次登台。同学听说我学过打鼓,就邀请来一起组乐队。组的乐队是当时非常流行的视觉系。经过那次演出,才真正对打鼓上瘾了,用语言很难形容,现场热烈的感觉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

葵:那个年代我也非常喜欢视觉系,都演了些什么乐队呢?

HAYATO:当时模仿的就是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些视觉系乐队。当年流行的是X-Japan,我比较喜欢的是Luna Sea。

葵:在日本的时候除了这支乐队,还玩儿过其他乐队吗?

HAYATO:在日本就只有这个。来北京之后,上学的时候和留学生一起玩过搞笑的乐队(笑),歌都特别短,比如穿一个机器猫什么的,有点儿奇怪。

尚笑:从小受什么风格影响最大呢?

HAYATO:应该是朋克。但每个时期听的都不一样,就像刚才说的,最开始玩的是视觉系摇滚。

尚笑:真正作为プロ(职业)认真开始打鼓是什么时候?

HAYATO:从瘦人开始吧。当时在老豪运,学生办了一个晚会,我们也去演出了。当时戴秦也在那儿,就看到了我。因为王澜当时刚刚离开,戴秦每天都去,就找到了我。我当时没有太多经验,一直都是在玩乐的心态。我听说王澜(差不多)是当时中国第一的鼓手,现在突然让十八九岁的我去(接替他的位置),紧张极了。还好我慢慢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位置,也给乐队带来了新的东西。

尚笑:从瘦人退出后,现在在做的乐队都有哪些?

HAYATO:目前的乐队中最早加入的是新裤子,也是我最主要的乐队。我还在海龟先生,偶尔会去给左小祖咒打鼓,今年草莓音乐节左小上海的演出是我打的。另外自己在残光(ZANKOU)是个朋克乐队,还有一个叫打扰一下(Excuse Me)的乐队,我偶尔也会去。

2

关于新裤子乐队

尚笑:你是怎么加入新裤子的?

HAYATO:其实在刘葆时期就开始听新裤子了。在正式去新裤子之前,我扒了所有歌下来听,然后就直接去排练了。加入新裤子是Joyside的中野阳(阳阳)介绍的,就是彭磊「乐队」电影里的男主角。他可能比较了解新裤子,就推荐了我。

葵:彭磊他们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尚笑打鼓的风格,或者要求你怎么打之类?

HAYATO:很少。彭磊他们偶尔说起过去的事情,会提起尚笑,但从没要求过我模仿。他们还是给我充分发挥自己风格的空间,但偶尔会要求我做到简单。尤其是早期的歌,旋律都比较简单,本身就不会加那些花哨的东西。一般给别人录音也好,或者自己打也好,我理解的新裤子的音乐比较注重音乐的整体性,首先是音乐风格,然后再考虑如何通过技术去表达。

要求的话,彭磊和庞宽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保证每一场演出都去。

尚笑:新裤子现在的创作流程大概是怎样的?

HAYATO:彭磊先用电脑做一个简单的鼓的感觉,然后告诉我。

尚笑:进步了……!我们以前排练的时候,就是彭磊上来开始弹,大家都看着他,觉得“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就开始进。

HAYATO: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笑)

葵:新裤子的风格的严格定位是?

HAYATO:我觉得是中国最早的新浪潮(New Wave),尤其是庞宽加入之后,增加了更多个性化的元素,建立了真正的新裤子的风格,大概是从第二张专辑开始。现在还有大波浪这样的乐队出现,但是当年,只有新裤子是这么玩儿的。

尚:新裤子乐队的route是Ramons和The Cars。

尚笑:知道日本的DOES么?我觉得挺像早期的新裤子。

HAYATO:听过几首。日本比较像新裤子感觉的乐队的话,我推荐polysics,是punk+合成器的风格。

葵:上次采访庞宽的时候,他说在听Towa Tei,而且非常推崇,你呢?

HAYATO:还是最推荐Toe吧,后摇里最喜欢他们,还有Mouse On The Keys。另外还有Hi-Standard,就是反光镜崇拜的乐队,算是New School吧,当时玩朋克的都喜欢。

尚笑:有点意外,会推荐一个后摇乐队。

HAYATO:其实什么类型的音乐都会听。我个人平时非常爱干净,老收拾房间。但是听音乐和打鼓的时候,反而喜欢稍微粗糙一点的,可能是自己缺少的东西吧。听金属也是,人们会经常比较Metallica和Megadeth,我比较喜欢Metallica。

3

关于在日本买唱片

葵:2月份我和尚笑去日本的时候,为了买Toe的黑胶跑遍了御茶水和神保町,最后是在Amazon上买的,通过宅急便送到酒店。后摇在日本算是小众么?

Hayato:可能是后摇乐队本身就不太出黑胶吧,后摇这种风格出现的比较晚。买黑胶比较推荐Disc Union,不过金属和爵士可能比较多。

尚笑:说起来新裤子的专辑其实在涩谷的HMV亚洲区里有。当时去留学的时候,同学里有新裤子的歌迷,见到我很惊讶,告诉我这个消息。

HAYATO:听说80年代曾经有几个(日本)公司出过黑豹、唐朝等乐队的唱片,但是都以失败告终,销量很差。

葵:印象中中国人的CD在日本大卖还是1998年王菲的「Eyes On Me」。

HAYATO:日本的唱片店很少有中国音乐卖,尤其是现在唱片本来就卖不出去,排行榜第一名才卖到两三千张,现在大家都靠周边、T恤这些产品来赚钱。大的唱片店甚至连日本本土的小乐队都很难看到。现在大多数人都是在Amazon上购买,非常方便,选择也多。我自己也是(在Amazon上买),然后寄到老家去。特别喜欢(的乐队),或者在巡演的时候看到非常喜欢的,就会去买(他们的CD)。这主要是为了支持他们,其实有没有CD无所谓。

4

关于国内摇滚圈

尚笑:你觉得中国的摇滚圈比较像日本的什么时候?

HAYATO:经济的话大概是80年代,摇滚圈应该也是(刚进入80年代)。

尚笑:来中国之前了解中国的音乐状态吗?

HAYATO:个人更喜欢90年代摇滚乐最风光的时代,前辈层出不穷,比如魔岩三杰。我刚来的时候,会一直听这些。但是在日本时没有,基本接触不到(中国音乐)。

尚笑:对于现在的国内音乐圈有什么看法么?

HAYATO:日本乐队几乎处于饱和的状态,竞争压力非常大,没有个性就会活不下去,总是需要新的idea。在我眼里,目前中国的乐队相对要容易得多,而且有很多人的重心并不在于音乐本身,而在于如何炒作自己和包装自己,外在的东西比较多。比如会出现严重模仿外国乐队,或者在电视上一直出现(参加节目)。可能大家还处于模仿的阶段,差不多80年代以前,日本也是这样。再过几年,中国也会发展。

尚笑:你是如何定位自己在北京摇滚圈的位置的呢,老炮儿么?

HAYATO:(笑)不能算是老炮儿,应该属于中坚力量吧。

尚笑:在北京看演出多吗?

HAYATO:现在不太多了,每次去音乐节就都看过了。而且新出来的乐队个人感觉也没有太多好的,小孩儿都在想着怎么包装自己。

尚笑:音乐圈在我回国的时候跟2002年我走的时候已经非常不一样了,现在感觉出名太容易了。

5

关于中日两国音乐圈的差异

尚笑:我想了解一下日本Livehouse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比如组了乐队,写了十首歌,之后怎么发展呢?去演出也没人听说过,因为是新乐队,之后怎么办呢?

HAYATO:首先把自己乐队的音乐(demo)送到Livehouse的人那里,给他们听。Livehouse的人听过以后会给你建议,比如你这样的音乐比较适合这样演,去演拼盘,然后从这里开始慢慢发展。或者如果认识各种乐队的话也可以跟他们一起去巡演,慢慢走起来。

尚笑:那跟中国差不多吗?中国应该是利用人脉吧,我认识那个(Livehouse)老板或者认识其他人,说一下就可以去演。

HAYATO:中国可能这样的成分比较多,在日本除了人脉更多还是要靠实力。

尚笑:我听说在日本乐队去演出的话,Livehouse会制定一个场地的最低收入保证,如果当天盈利没有达到最低收入保证,乐队要自己掏钱补上。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气的乐队就会不断交很多钱,结果就没办法继续做乐队了。

HAYATO:有的有的,在日本的确是那样的。很残酷。本来就没有收入还要交很多钱。

尚笑:这样的做法在中国行不通吧。

HAYATO:要是中国Livehouse也变成这样的话,反而大家会更认真的做音乐吧。(笑)现在随便去哪都可以演出,太容易了。

(对日本乐队如何发展有兴趣的朋友其实可以去看下「快感乐园」的动画版,讲述了日本乐队Λucifer的成长经历。)

尚笑:感觉跟日本人玩音乐和跟中国人玩音乐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吗?

HAYATO:可能是碰到什么问题的时候,沟通的时候,跟中国人还是要有面子的问题,跟日本人玩儿,只要是有道理,就可以当面说出来,对方都能接受。这应该是文化的差异,中国人更习惯私下里再沟通。

葵:你觉得有日本乐队适合在中国演出吗,比如上草莓音乐节?

HAYATO: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喜欢One Ok Rock,乐队也够大牌,很多女孩儿看了估计疯了。他们的歌词英语日语都有,主唱(Taka)是以前是J社(Johnnys,杰尼斯事务所)的NEWS的偶像,从小在美国长大。

(此前“大浪漫”也跟日本方面接触过邀请OOR事宜,算是一拍即合吧)

葵:之前来过草莓音乐节的乐队只有Mono。

H:对,因为沈黎晖很喜欢他们,风格也适合摩登。

尚笑:看过Man With A Mission吗?(觉得他们也很适合来音乐节,乐队成员都带着狼的头套)

HAYATO:看过2次,他们属于ミクスチャー (Mixture)。

尚笑:ミクスチャー用中文应该怎么解释?

HAYATO:应该是把金属,雷鬼,说唱,甚至民族音乐混在一起的玩法。在中国可能有人翻译成新金,但实际并没有做这一类音乐。

葵:在中国新金更多是指Nu-Metal吧。(比如Korn、Limp Bizkit)

葵:在中国有没有日本人玩儿音乐的圈子?

HAYATO:现在几乎没有了。CAFFE-IN(咖啡因乐队)还在,不过贝斯手Masato的媳妇生孩子,他就去找工作了。

6

关于将来

尚笑:事业上以后有什么打算?

HAYATO:就是坚持打鼓。加入新裤子之后,才算是走起来了,刚刚两三年么。目前还是要把现在的乐队做好。新裤子是我目前的首选。

7

八卦和东拉西扯时间

之前你说老收拾房间,你是什么星座?

天蝎座,A型血。

葵:我最怕天蝎座

尚:A型血我最苦手(因为他们特别认真)

HAYATO:……

你有女朋友吗?

现在没有。

为什么,不需要么?

太忙了,没有这个精力。兼职的乐队太多,天天排练啊,录音啊,或者出去演出,能照顾(女孩子)的时间很少。

(Hayato真是非常体贴)

会抗拒找歌迷吗 ?

倒不会,还是看缘分。

理想中的女性?

首先能理解这个工作,比如看微博,经常会有“我要跟你睡觉”之类的回复,还是要能理解,知道在她面前的我是不一样的。

然后是……没有然后了。

会想象回到家太太给做一桌子菜的样子么?

也会(笑)。但是不会做菜也没关系(笑),还是很期待回家后能是欢迎的样子。

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说一个日本明星吧。

喜欢看起来不是太厉害的(笑),比较清新的,普通的就好。新垣结衣,差不多那样。

对女朋友没有太多要求,顺眼,不要过分的胖或者过分的瘦,比较健康的那种。

(感觉普世审美终于脱离瘦为美的时代了)

找个北京妞儿如何?

……北京的太厉害了。

想过去别的城市吗?

如果不干这个职业的话,可能会考虑,主要还是因为工作。

如果不考虑工作,最想去哪里?

生活节奏比较慢的地方,或者上海,他们比较哈日,很方便。

成都也不错,还去过昆明,但大多数都是去工作,参加音乐节,演出完顺路看看。

很少有自己出去旅游的机会么?

就上次我妈来,去了九寨沟,还不错。

喜欢北京吗?

还是习惯了。不太喜欢的地方比较多,但还是莫名地(习惯)。

在中国特别不习惯的事情还有么?

呃,还是插队那些(不文明行为)吧,生活上可能没有什么了。非典的时候学校停了一个月的课,于是回日本考了驾照,但是不太想在国内开车,太乱了。

有想回日本的打算吗?

目前没有,回日本反而不知道干嘛。这个工作50%是要靠运的,现在中国(正处于发展期),在日本机会很少。

回日本有时候会变得像旅游一样,东京这10年变化太大了,家乡倒是没什么变化。

对吃有什么要求和喜好?

生活里很喜欢吃,只要是特别想吃或者好吃的就会去,花销也比较多。

除了不常见的动物,比如广东人吃的那些,其他没什么忌口。

菜系比较喜欢川菜,四川火锅。

擅长做的菜有么?

会做的都是日料,捏ね(捏丸子)什么的都会。中国菜没有特别研究过。

不抽烟?

恩,日本烟贵。从小不喜欢装逼,看大家都那抽烟,我就不想跟他们一样。

“为了不跟人家一样装逼而不抽烟”,很少喝酒,没有太多欲望和要求的普通好少年,听起来好中二啊…

哈哈哈哈!

有碰到提出很奇怪要求的歌迷么?比如要跟你交往之类的?

这个很正常吧,好多小女孩会这么说,还有什么…“我要给你生猴子”?或者很直接地说要跟我睡觉。

感到比较欣慰,至少我知道她们很喜欢我。

葵:(看尚笑)没人跟你要求过吧?

尚笑:没有!回国在豆瓣上有很多人找过来,问我是不是新裤子的尚笑,但我想他们可能失望了,我发的东西跟新裤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Hayato:没赶上时代吧,那个时候没有微博这样的东西(笑)

结 尾 的 话

尚笑 >>>

将近三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我们照了合影留作纪念,便一起沿着亮马河畔走向地铁站。一路上都是HAYATO在带路,对这里他比我们还熟。而经过这次对话,也让我终于不用再琢磨他为什么混进这个圈子。

日本人那种稳重谦卑的性格再加上对什么都直言不讳的个性,注定他有个好人缘,忙到每年只休息一个月也就可以理解了,不过这也是他没找女朋友的原因……同时,三岁开始学鼓的经历也为他成为一名顶尖职业鼓手打下了基础。

说实话,这个圈子里厉害的鼓手并不多,又厉害又好说话的就更不多了。但HAYATO无疑是其中之一。经历过各种风格迥异的乐队,都能保持高水平发挥,也足以看出他在对音乐本身理解上的深度。当然,他对于中文的理解程度也是相当可以的,傻逼这个词被他用的恰到好处,但说谁我就不透露了。

要简单形容HAYATO的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年轻有为!一点儿不夸张,甚至有点夸得还不够。并不是因为他参加了我的老东家新裤子乐队才这么说,而是觉得他在做人与做乐手两方面都难能可贵。

送上我们的祝福,希望他能在中国继续这份音乐事业,带给大家更多牛逼的现场,也能和新裤子一起取得更多骄人的成绩。

葵 >>>

作为一个鼓手控,我的目光总是穿过乐队看到他们最深的地方。看到HAYATO的第一眼,便感觉到他瘦削的身体中蕴藏着能量。内敛,温暖,也有力量和灵感的碰撞。他说喜欢平凡普通,而这样的人生反而需要更为扎实的控制力。作为同岁之人,我是真的被他的状态感动了。

 

谢谢大家,谢谢HAYA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