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平阴新闻网 > 国内 > 正文

蝉冠菩萨像亮相国家博物馆:出土于山东滨州 曾

时间:2019-11-01 19:51 来源: 编辑:

核心提示

...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1日讯 “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目前正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山东参展的是一件蝉冠菩萨像。这尊佛像1976年在滨州博兴的龙华寺遗址出土。1994年7月被盗,随后开始了一段曲折的回归之路。

今天,滨州博物馆派出两位讲解员来到国家博物馆,现场为观众讲解讲述这件珍贵的流失文物背后的故事。


“那个面部表情啊,服饰流动的那种感觉,能看出来当时佛像的时代特点,就是发展到北齐、北魏那个时期的一些特点,佛像身上穿的衣服很繁琐很复杂,跟其他朝代的佛像感觉还是有差别的,因为常见的感觉比较简单流畅一点。”在蝉冠菩萨像前,来自中国传媒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的大学生延佳琦和王宇谈论着菩萨像的造型艺术。在听完菩萨像失而复得的故事后,两个人非常开心。“菩萨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故事,最后终于一个完整的形态呈现出来,挺开心的,而且我们俩本身就是学古代文学的,听到这样的故事,确实由衷地高兴。”

1976年,山东省博兴县一位村民在挖土垫房基时,无意间挖出了一些佛像,这些佛像整齐地摆放在土坑中。县文物部门闻讯赶到出土地点时,很多佛像已经被村民当作石料挪作他用。经过几年的辛苦努力,文物工作者完成了对这批佛像的抢救、征集、修复等工作,最终获得造像、座等残件73件。“蝉冠菩萨像”就是其中一件,被发现时就已断为三截,当地文物工作者李少南前后用了三年的时间分三次从三位村民家中找到,终于拼接成一尊较为完整的菩萨像。

这尊蝉冠菩萨像是北朝时期的一尊青石圆雕单体菩萨立像,造像形体高大,约有1.2米。菩萨的面容温润,头后的项光内饰有双重莲花瓣纹,中间有六道同心圆纹,头冠高耸,冠下束带串着花朵,两旁的缯带垂至耳际。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冠上的蝉纹,一只蝉伏在冠上,活灵活现,佛教蝉冠在世界范围内十分罕见,因此非常珍贵。

蝉的这个造型,其实是一个道教当中的一个题材素材,羽化升仙这个词,本身就是道教当中的一个词汇,佛教无论是在它的思想还是它的造像艺术,在进入中国之后,都是在不断的汉化。其中一个汉化的体现就是,它和道教的思想互相融合的基础上,才发展出来的,其实不仅是道教对佛教有影响,佛教对道教也是有挺深的影响,道教以前是不造像的,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道教也出现了一些造像,这是受佛教的影响。

菩萨全身雕饰华丽细致,身着轻薄的天衣,上有华绳,下垂铃铛,华绳璎串随天衣帛带相交于腹前奇大的圆形凸起的宝珠处。虽然此像的前臂虽有残断,就其整体动态和精神风貌、雕刻细节来看却仍然是一幅佳作,这要得益于北朝时期雕刻艺术家巧夺天工的技艺。造像整体造型美轮美奂,朦胧中透着神秘,慈祥中露出智慧,是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被世界艺术界、佛教考古界等很多专家、学者称为“东方维纳斯”。 

然而在1994年7月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收藏在博兴县文物管理所的蝉冠菩萨像不翼而飞。后来辗转到英国文物市场,1995年被日本美秀博物馆(MIHO MUSEUM)花费巨资购得,成为该馆的展览文物。 直至1999年12月,两封信函几乎同时揭示了蝉冠菩萨像的迷踪。一封是托名北京大学中国著名学者宿白先生书写的寄送给中国社科院杨泓先生的神秘信件,另一封是来自米西奈斯古代艺术基金会主席玛利奥·罗伯特先生的信件。

尤其是那封神秘的来信,透露了“蝉冠菩萨像”的踪迹——匿名寄来的日本美秀博物馆展览图录,在印有“蝉冠菩萨像”的那一页,夹有国内考古期刊的复印件,其中一张白纸上写有“国宝”二字。 确定为中国的被盗文物后,我国政府尝试用外交手段收回国宝,在国际友人的协助下,进行多轮磋商洽谈,美穗(MIHO)博物馆同意无偿归还文物。2004年4月16日,中国国家文物局与美穗(MIHO)博物馆举行了中国被盗文物返还问题的签字仪式,日本美穗(MIHO)博物馆收藏的中国被盗北齐石造像的所有权正式归中国所有。2008年1月,在外流浪长达14年的“蝉冠菩萨像”终于回到故乡山东,入藏山东博物馆。

这尊石造像的顺利返还是我国借鉴国外追索被盗文物的成功经验,首次通过民间友好协商解决我国被盗文物的返还问题,它提供了在无法适用有关国际公约的情况下,成功追索我国被盗文物的先例,为追索流失海外的我国被盗文物提供了一条新路。

滨州市博物馆馆长高晓勇说,组织这次蝉冠菩萨像现场讲解活动的目的,就是想以此为契机,让更多的人了解滨州浓厚的文化底蕴。另一方面,蝉冠菩萨像自从1976年出土,到1994年被盗,经历了非常曲折的过程,“之所以被盗,跟我们当时的文物保护环境、和我们安全工作的软件硬件各方面的薄弱,都有非常大的关系。现在我们山东滨州的文物工作,尤其是文物安全工作,已经具备了跟过去无法比拟的软件硬件条件。我们还将不断地加强文物的安全与保护意识,让过去的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闪电新闻记者 廖亮